是怎样的品质,让斯瓦米·维韦卡南达成为第一个把瑜伽传到西方的人

变得灵性一直也被理解为变得温柔。然而不幸的是,温柔总是被误会和误解为是软弱或懦弱。弱者的温柔不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产生强大的影响,所以他们温柔。温柔只有出于自愿才有价值。

点击观看视频

斯瓦米·维韦卡南达(Swami Vivekananda),在他的古鲁罗摩克里希那(Ramakrishna)入三摩地之后,他想把他古鲁的思想带到西方去。他想去做这件事。但是他想征得Sarada Devi的同意,她是罗摩克里希那(Ramakrishna)的妻子。她说,“Naren, 你能把那把刀递给我吗?”她说:“我想看看你会怎么给我这把刀。你可以去传播古鲁的思想了。” 

Sadhguru(萨古鲁):变得灵性一直也被理解为变得温柔。然而不幸的是,温柔总是被误会和误解为是软弱或懦弱。弱者的温柔不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产生强大的影响,所以他们温柔。温柔只有出于自愿才有价值。你可以粗暴,但你选择温柔——这是有很大价值的。你没有能力粗暴,于是你温柔——这没有什么价值,因为那来自于某种无能。

今天有人问我,“萨古鲁,为什么印度所有的女神,她们手里总是拿着武器?”(笑声)为什么我们的贝拉维,虽然她有眼睛,但在她的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十只手,却没有武器,因为她已经告别了粗暴。你看那水牛,Mahishasura,已经被征服了,需要以野蛮去对待的事情已经完成了,野兽已经被杀死了,现在不需要武器了,所有的手都解放了。 

所以把自己带入这样一种状态——强烈,但不粗暴——她的强烈在胜利上,她的强烈在能量上,她的强烈在狂喜上,她的强烈不是粗暴。不是因为她不能,只是她已经告别那个了。一个人行动的演变……如果你观察行动的演变,行动一开始总是粗暴的。当你对某些事情更加精通后,你将会看到在你行动中的那些粗糙的棱角将会消失。行动变得越来越顺畅,在行动中也没有了粗暴。 

甚至一个剑客,一个高手——只有新手,才像这样“啊!”,一个高手剑客只要轻弹一下就结束了。在行动中没有粗暴。所以在行动演化上,她已经超过那个了。仍然强烈,但是是在胜利,能量和狂喜层面,而不是以粗暴的方式。这里有很多像那样的象征,如果你留心地去看,强烈但是不粗暴的地方。 

粗暴有什么错吗?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只是这是一种粗鲁的生活方式。如果你说粗暴是不好的,这意味着你将拒绝自己的某个部分,然后你永远也摆脱不了它,因为它不会消失。它会以很多方式显现出来。那些在街上很平和的人在家里是粗暴的。如果他们不能在身体上粗暴,就在语言上粗暴。他们在思想上和情感上粗暴——有着如此多的方式。 

所以,拒绝粗暴是行不通的。把粗暴演变成一种更精练的行动……我们需要的不是粗暴,而是强度。这种对强度的需求一直都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如果你没有不断地精炼对强度的这种需求,并做到仅仅安住于冥想中就能体验这种强度,或者在奉献中,在爱中,或者在纯粹的行动中。如果你没有达到精致,而具有的仍然是强度,粗暴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从你的身上爆发出来。你可能没有勇气去打架,但它会以很多种不同的方式发生,然后生活会变得丑陋。它将进入你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通过你拿东西的方式和保存东西的方式,你会知道你是温柔的还是粗暴的。

有个很美妙的故事,我肯定已经跟你们说过好几次了。斯瓦米·维韦卡南达(Swami Vivekananda),你们都听说过斯瓦米·维韦卡南达吗?在他的古鲁罗摩克里希那(Ramakrishna)入三摩地之后,他想把他古鲁的思想带到西方去。他想去做这个。但他想征得罗摩克里希那的妻子 Sarada Devi的同意。 

他去看她,她正在厨房忙着做饭。他去说的时候,她正专注于手头的事情,头也不抬地听他说。他说,“我想去西方国家传播我古鲁的思想。我应该去吗?她忙着手头的杂务,头也不抬地说,“Naren, 你能把那把刀递给我吗?”他拿起刀递给了她。他是某种特定类型的人,所以他以一种特定的方式递给了她。(手势)不是像那样——他以一种特定的方式。她接过刀,放在了一边然后她说:“你可以去了。”然后他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说,“你为什么要那把刀?”你没有蔬菜要切,全都已经在锅里了。已经在锅里了,在煮了,你为什么要刀呢?不需要用刀,你为什么要它?”她说:“我想看看你会怎么给我这把刀。你可以去传播古鲁的思想了。” 

所以这就是温柔之所在。不是因为有人在看着,不是因为你在受到监视。只是你移动的方式,你如何在这个星球上行走,你如何呼吸,你如何坐着,如何站着,你看别人的眼神——这就是你必须要改进你行动的地方。现在,我不是在跟你们说要保持注意,不是——要留意一切——不。我说的是精炼你的身体行动,言语行动。通过这个,慢慢地,你的心理活动和情感活动也能够得到改进。

举手投足都更加温柔一些,要达到这种精致,要么因为你进入了冥想,要么是你有意识地去精炼它,以使你走向冥想。两方面同时下手会很好。如果你想到达目的地,最好从每一个可能的方面入手,这样你就能很快到达那里。如果你想快速燃尽一根蜡烛,你就得从两头烧,不是吗?如果你只从一头……一头烧,这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你想要享受至少半辈子的冥想状态——你必须从两头烧起。所以,你可能在练习冥想,但同时有意识地改进你的身体动作——你移动手的方式,你移动身体的方式,呼吸的方式,你的言语。这不是要变得做作,这是要变得有觉知。

精选导读

如何让每个人都爱上你?
慈悲不是善良,而是全包容的热情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yoga/swami-vivekananda/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