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么不重要,怎么做才重要——一个屠夫古鲁的启示 丨视频

萨古鲁分享了圣者Kaushik以及他与他的古鲁 ——一个屠夫——第一次见面的故事,说明你做的任何工作都可以成为一个灵性过程。

点击观看

萨古鲁分享了圣者Kaushik以及他与他的古鲁 ——一个屠夫——第一次见面的故事,说明你做的任何工作都可以成为一个灵性过程。

就算你的工作是绞刑吏,你还是可以很有同情心地去做。

出于愤怒,他就这样看着这只鸟。鸟儿着火了,烧成了灰烬。

我可以向屠夫学习什么?我可是婆罗门啊。

提问者:我是一个刑事律师,我的工作性质迫使我与别人作对。那么,我怎样才能对身边的每个人都充满爱呢?

Sadhguru(萨古鲁):让我来告诉你,印度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古代圣人,名叫Kaushik。当 Kaushik还没有成名时,他还是一位年轻的sanyasi(梵语,苦行僧)时,有天,他在河里泡了个澡,坐在树下做他的早课。脸微微上扬(笑)地坐着。一只小鸟在树上,它干了该干的事(笑)。所以,这不是它的错,有重力作用(笑),它直接落在了他的脸上,微微上扬的脸,你知道的,这样坐在树下是很危险的(笑)。他非常生气,他刚在河里泡了个澡,正要冥想,可是这只鸟溅了他一脸。出于愤怒,他就这样看着这只鸟。鸟儿着火了,烧成了灰烬。他感觉很不错,“很好,修行有成效了。”

然后他做完他的练习和所有的事,接下来,为了这天的食物,因为在灵性道路上的人不得谋生,他们得去乞讨食物,所以他去了。他来到了镇上,站在一所房子前,说,“Bhikshandehi”意思是“我是来请求施舍的。”通常,在传统上,如果一个在灵性道路上的人来乞食,即使是你的孩子还没吃,也要先施舍给他,因为他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并且他在追求更高的东西,所以必须要供养他。这个文化就是如此。

所以他说:“Bhikshandehi。”从屋里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我就来,请稍等。”他提高了嗓门,说:“Bhikshandehi。”因为就在今天早上,你知道的,那只鸟给了他的灵性过程一点力量。她说:“请稍等,我就来。”他进一步提高了嗓门,“Bhikshandehi”,他喊道。她说:“请等几分钟,我就来。” 但是他继续大喊大叫。然后那位女士来了,他嚷嚷道:“你怎么敢让我这么等着!我是出家人,你怎么可以让我这么等着?”然后他就瞪着她。她说:“别瞪着我看,我不是小鸟(笑)。”

那么他……因为这事是今天早上才发生的,它还没有上报纸(笑)。并且那时人不能像鸟那样叫(tweet有鸟叫和在twitter上发推文两个意思)只有鸟儿可以(笑),但那只鸟死了。所以他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这不重要,不要瞪着我。我在服侍我的丈夫,他失明了。我正在喂他,所以叫你等一会。你急什么?我说了我会来。”他说:“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说:“这不重要。”以你现在的状态,你不可能知道这一切。”然后他求她:“请收我为徒吧。我想跟你学习。”她说:“我是一个家庭主妇,我不收徒弟。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去找我的古鲁。我把地址给你。”然后她给了地址,告诉他去哪里。接着他按照指示去了。

那个地方要先进市场,到市场更里面,然后进屠夫巷。他是个婆罗门,就连被看见在屠夫巷都是犯罪。他环顾四周,到处吊着肉。他就想:“这地址大概错了吧”,但这是正确的地址。他问了路,人们指着这个方向,于是他去了。然后他问了周围的人,人们说:“哦,就是这个人了。”他浑身溅满了血,正在切肉。他想:“肯定是搞错了。”不是这人。即使是真的,我也不愿意跟一个屠夫学习。我能从屠夫那里学到什么呀?我可是婆罗门啊。”

他正要转身离开,屠夫开口了,他叫了他的名字,说:“来吧,我知道是她让你来的。”那么(笑)他走过去,站在那儿。这血腥的场面,他不能忍受,但是他只是杵在那儿,非常惊讶。他去到那儿,那个女人知道鸟儿的事,他来到这儿,这个人已经知道是那个女人让他来的。他等着。屠夫说:“先等一下,我把这活干完就过来接见你。”他就站在那儿。一会儿他完成了工作,关铺,然后就过来了。他离他三英尺(约一米)远,因为走在一个屠夫身边,一个他亲眼看见他砍肉的屠夫。然后屠夫跟他说话。他说:“来吧,我带你回家,我们在那里谈。”他跟着他走了。

他让他坐下,然后进屋了,沐浴更衣后,他出来说:“给我一点时间,我的父母生病了,我要服侍他们,我需要先照顾好他们。”然后他进屋,照料他年老的父母,接着回来坐下了。然后他问:“我想知道,如何才能知道你所知道的。早上那位女士知道鸟儿的事,在我来之前,你就知道我了。这是怎么回事?我想知道。”他说:“只要学会彻底投入地做好某件事就行了。某件事,就是说什么事情都可以。她照顾她失明的丈夫,我照顾我年老的父母。当我砍这些动物的时候,我会把它们的痛苦降到最低。我选择做屠夫,因为如果别人成为屠夫,他可能会伤害动物。我成为屠夫,因为我认为我可以做到最好。如果我让别人来做,他们可能会做得很随便。”

所以,没有什么不同——刑事律师(笑)——带着同情心去做,会有什么问题(笑)?你可能做律师的工作,你可能做其他工作,这不重要。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去做,你必须去做。但是本质上,如果你能明白“我只是个生命”,那生命将会与其他万物产生回响。爱不是一种原则,它是一种体验。你在试图把它变成原则。

作为一项原则,这是一项相当愚蠢的原则,真的。如果你环顾四周,感觉到与万物融为一体,那会是一种很棒的感觉。如果你对自己说“我是你,你是我,你是我,我是你”(笑),这会导致完全不同的荒唐结果。不要喜欢某人,不要不喜欢某人,就和他们在一起。就像你可以与树木、云彩、山脉及其它东西在一起一样。假设你说 “我爱我的孩子”,你会做什么?你会做任何需要做的事情。是不是?这不就是爱的意义吗?你只做需要做的事情,你不带偏见。

之所以会有偏见,是因为你认同了某些东西。当我说偏见的时候,你需要明白,在你的头脑认同于某事的那一刻,你就有某种偏见了。如果你说:“我是个男人”,你就有一种非常男性化的偏见,你是不会知道的。别人则认为你是别的什么。对于这个,他们有很难听的名字。(笑)当你说“我是印度人”时,你就有了印度人的偏见。不管你认同了什么,你的头脑只会围绕着它转,并让它看起来很正当,那个特定的东西,不管你认同的是什么,其他的东西看起来都不一样。

所以本质上来说,灵性过程意味着不与新的事物产生认同,学会不带任何认同感地活在这里,学会单单作为一个生命活在这里,因为那才是真正的你,不是吗?所以现在,你在法庭上——不是你的工作性质,而是你的认同不允许你回响。目前,你也许正努力让某人被判死刑,好吧?即使你正在争取一个死刑判决,你也可以在不跟这个人作对的情况下把这个工作做好。所以你的工作性质是什么并不要紧,即使你的工作是绞刑吏,你仍然可以很有同情心地行刑。这么极端的工作人们都怀着同情之心做过,不是吗?

精选导读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如何度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yoga/a-story-of-butcher-guru/

(4)
上一篇 12月 26, 2021 6:00 下午
下一篇 12月 26, 2021 7:52 下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