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怀大志,做重要的事

萨古鲁探讨了社会环境和教育体系是如何阻碍人们追求最重要的事,反而鼓励他们止于安逸的。

著名时装设计师Tarun Tahiliani向瑜伽士、神秘家萨古鲁询问有关胸怀大志、做重要的事的意义。萨古鲁探讨了社会环境和教育体系是如何阻碍人们追求最重要的事,反而鼓励他们止于安逸的。

Tarun Tahiliani:我在看你跟Shekhar Kapur的谈话,他谈及出家人们,说他们有着如此惊人的能量。每个人的阈值是不一样的,那么一个人如何才能在追求远大目标和与使我们感觉好且开心的事物保持联系之间达到平衡?

Sadhguru(萨古鲁):这是一个有关选择和做对你重要的事的问题。比方说明天,我要去西藏徒步。当我进行这120公里徒步时,双腿会痛;厕所很糟糕;我们在各种天气下睡在户外。我可以睡在一张很好的床上,舒适地盖好被子,吃得很好而不用吃半生不熟的野营食物。这不是一种牺牲——这是一个选择。每个人必须从做对他们最重要的事的角度出发来进行选择。今天,很多孩子都在选择舒适的事,而不是他们想做的事。你所想做的未必是舒适的。如果你选择了舒适的事,这意味着你不想活。下一个级别的舒适是睡眠。终极的舒适是死亡。

生命并不在于艰难。你将某事体验为艰难还是容易仅仅取决于它对你多重要。如果某事真的对你很重要,无论它有多痛都无所谓,你依然想去做它。在高山中徒步,每处都会痛,但若你仰望山峰和天空,其他都无关紧要了,即使腿都快不是你的了。每个人都必须选择。你说每个人的阈值是不同的——我不信那个。每个人都有能力做伟大的事,但社会和他们身边的家人在培养他们去做容易完成的事。他们对成就的想法仅仅是比一个跛足的人领先一步。这不是成功。这是虐待狂的垃圾想法。想要比别人更好的整个想法是一种非常可悲的存在方式。

Tarun Tahiliani:但是我们的整个教育就是这样,你总是被与别人作比较——要么你在别人前面,要么你在别人后面。

Sadhguru(萨古鲁):我在上学时,从不打开成绩卡。我只是把它拿去给我的父亲,因为我认为这是我的老师和我父亲之间的交易。我与此无关。反正我知道成绩卡里有最有价值的数字,因为我总是交白卷。

从童年开始,人们就习惯于相信他们必须优于别人,而不是去完全实现真正的自己。如果你看着一棵芒果树和一棵椰子树,并且你认为的更好是长得高,那么你将对芒果树做的是:你会砍断所有的树枝,只留下最高的那枝,期望它会长高。它永远都不会成为一棵椰子树——它只会成为一棵残废的芒果树。这就是发生在大部分人身上的事。他们已经变得残废,因为他们试图比别人更好。这样的教育体系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教育体系发展于工业化时期。当工业化发生时,他们对教育的观点是要制造一个更大的机器里的齿轮。如果这种教育发生,真正的人类天赋不会绽放。当你试图与别人赛跑,你只会想着比他们领先一步。仅此而已。你不会去思考什么才是你的终极潜能。人类真正的能力只有在绝对的放松中才会找到表达。只有当一个人在持续的喜悦和幸福中,他才会延伸自己至极限并将他所能做的做到极致。

精选导读

保持自己和周围环境干净的重要性
你内在的感觉有多好才是最重要的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sg/en/wisdom/article/aiming-high-and-doing-what-matters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success/wisdom-article-aiming-high-and-doing-what-matters/

(19)
上一篇 26 5 月, 2024 9:24 下午
下一篇 26 5 月, 2024 9:48 下午

相关推荐

  • 营造更好工作环境的四个建议

    无论你是一个组织领导层的一部分,还是员工的一部分,要在你周围创造一个美好的工作环境,责任主要在于你自己。下面是萨古鲁关于我们如何实现这一点的一些建议。

    19 5 月, 2024
  • 领导力的类型

    萨古鲁谈论了两种不同类型的领导者,以及为什么在两者间取得平衡对任何活动的成功都很重要。

    17 3 月, 2024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