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道德的把戏,超越善恶

所有都是头脑的把戏,那不过是因为你同你的本源之间的有意识的连接没有建立起来。

Sadhguru(萨古鲁):人类的头脑,为了想要解决一个问题,编造了太多的东西。由于缺失了一个基本的成分,头脑没去触及它,反而试图编造如此多的东西,各种的道德观,各种的善恶观——人类头脑编造了所有这些,只是为了填补一个还没有被填上的空缺,那就是与我们内在一直跳动着的神性相连接,因为这样东西的缺失,我们试图用那么多东西去补足。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如果你去辩论的话,我敢肯定,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善恶观,当然是以他的方便为准的,你明白的。(手势)所有这些都是头脑的把戏,那不过是因为你同你的本源之间的有意识的连接没有建立起来。为了掩饰这一缺失,我们才编造了那么多东西。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在一所主日学校里,主日学校的老师非常地热情,他希望在这天,他面前的这些小孩子们能学到些什么,于是他讲述了什么是美德。然后他说:“今天在来教堂的路上,我看到两个人在毒打一头驴子。我过去把这头驴从毒打中解救了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德?”然后一个坐在后排的小男孩站起来说:“这是手足之情。”(笑)

所以你的美德观总会一代一代地以如此多的方式被扭曲和改变。道德观、善恶观一直被扭曲和改变,不是吗?哪个样子对当今方便,我们就会据此进行调整,人们总是争论着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社会与社会之间,一代人与一代人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如果家里有四个人,那么四个人会有四种不同的道德标准,难道不是这样吗?不是吗?所有这些不过是一种掩饰。

讲道德、有道德意味着你打着灵性的幌子在伪装。本该是自然流露的,你却要演出来。如果你是一朵绽放的花,香气会自然地散发出来。因为你是一朵塑料花,所以你努力在喷香水。你今天喷了香水,一小时之内,它就消散了。道德是个巨大的把戏。人们费劲地守着道德,不是吗?不是吗?

那些好不容易成功保持道德标准的人,那些百分之百道德的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件事是,没有人想要靠近他们。人们不介意跟不道德的人在一起,但是都想要跟有生气的人在一起,不是吗?完全地守道德,且死气沉沉,没有人想要和他们一起。请注意,一个人越是自认为是个好人,“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就越没有人想要和他在一起。因为什么是道德、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些观点,本质上都是在与其他人的比较中产生的。

我如何能够得出“我是一个好人”的结论?“他不好。”对吗?不够好?她不好,他不好,她不好,他不好,他不好,他不好……与所有这些人相比,我是一个好人。如果我不对这些人评头论足,那么就没有依据,称自己是好人或者坏人。你越认为自己是好人,越会觉得没有人是好的。你注意到这点了么?那些认为自己非常好的人,在他们的眼中,没有人是好的。如果没有人是好的,那么这就不是一个美德的问题了,这是疯了的问题。

精神失常的第一个表现就是,你开始认为没有人是好的。你知道吗?即便是在医学上,精神失常的第一个症状也是你开始认为没有人是好的。有位美国作家说过,我忘记了他的名字,他说“世界上除了你我之外,所有人都不正常。你看上去也有点不正常。”(笑)所以没有人是好的,除了你之外。如果没有人是好的,那明显是你疯了,而不是道德或者美德的问题。

因此,美德不是去践行某种道德标准,最大的美德是,你顺应生命,你成为生命。“我难道不是生命?”不,你太受头脑控制、太受情绪左右,你不是生命。当我说你太受头脑控制时,连你头脑里的内容都不是你的。如果你仔细观察你的头脑,你会发现,你的父亲坐在这儿,你的母亲坐在那儿,你的老师坐在这儿,你的朋友坐在某处,你的敌人坐在另外某处。就是一群人坐在里面做着疯狂的事,对吗?当有这么一群人坐在那里时,谈何意识!

一群人是无法有意识的,只有单个人是可以有意识的。如果你头脑中装着一大群人,变得有意识的机会是非常渺茫的。所以整个进程,整个灵性进程是从头脑活动转化为生命过程。你是一个有头脑的生命,还是一个带生命的头脑?让我们把这点搞清楚。嗯?你是一个有些头脑的生命,还是一个附着着一点生命的头脑?你是一个生命,不是吗?

一个充满热情的生物老师看到教室里坐满了缺少热情的学生,于是,他想要做点什么,他走过去,在教室的桌子上头倒立地站着。他头倒立地站着,孩子们觉得有趣,都在看。然后,他保持着倒立,说:“你们看到我的脸都变红了么?”学生们回答:“是的。”然后,他正过来,说:“看,当我用头倒立时,所有的血液都进入了我的头脑区域,然后我的脸变红了。但是当我用脚站着时,却不会这样,为什么呢?”为什么?一个小男孩站起来,说:“因为你的双脚不是空的。”(笑)

如果你错误地感知事物,以上下颠倒的方式去感知,你可能会深陷困境。我希望你明白,生命是可以被毒害的,仅仅是由于一个错误的念头,或者一个错误的情绪,一个错误的观点,或者一个对你来说错误的人生观。那么,你如何知道某个特定的念头是错误的还是对的?你如何知道某个特定的人生观是错的还是对的?你不知道。

发现某个东西是否有毒的唯一方法是喝下去,然后观察,在那之后,我们就会知道了,但是你是不会知道了。(笑)是的,我们会知道它起效了,而你不会知道。因此,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如果你通过这样的方式发现,代价是非常昂贵的。最好的方式是让生命的智慧去运作,而不是接受来自太多人和事的输入。这个生命,它是一个完整的生命,还是一半的生命?你怎么认为的?嗯?它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吗?它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吗?

参与者:是的。

Sadhguru(萨古鲁):是的。但是所有的牧师、专家、教师都认为它不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他们都认为他们得修理你。当一个孩子出生时,所有人都试着告诉他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因为某种程度上,他们相信,所有人生来就是恶的,或者他们认为造物主犯了个错误,他们要去修复这个错误。你认为造物主在你身上犯了个错误?你认为造物主在你身上犯了个错误,并且你需要修复它?

参与者:不是的。

Sadhguru(萨古鲁):不是的,你只需要成为他原本打算的那个样子,就是这样。如果你允许这个生命按照他原本打算的样子去运行,它会觉着一切都很好。而现在你根据社会对你的期待扭曲了自己,或者你拥有某些从其他人那里得来的愚蠢的人生观。就作为一个生命在此跳动着。

“哦,如果只作为一个生命在此就足够了吗?我可能会变得不道德。我可能会杀了这个人,可能会打劫这个人,我可能会伤害这个人。”是的,如果你坐在这,只是一具肉身,这是非常可能的。当你感到饥饿时,你可能会突袭旁边的人,要吃了他。这是可能的,如果你是坐在这,只是一具肉身,这是可能的。如果你坐在这,只是一副头脑,这也非常可能。取决于你的头脑吸收了什么样的内容,相应地,你会做如此种种事情。

但如果你坐在这儿,只是作为生命在回响,伤害另一个生命的情况就永远不会发生在你身上。没有人需要告诉你“不要伤害,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如果你在这儿,只是一具肉身,或一副头脑,那么有人需要告诉你不要突袭其他人。如果你作为一个生命在这儿,如果你作为生命跳动着,你会发现你不需要任何的道德观,你不需要任何的教诲,你不需要输入任何的美德,你只是坐在这儿,就会很好。

这个生命需要做什么,你反正会去做;它不需要做什么,你自然也不会去做。如果你作为一个生命回响着,你会明确地知晓,你的生命不是独立的。它与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是相连的。你不可能错过这一点。只有当你过度关注你的头脑,或者过度卷入你的身体,你才会成为一个孤立的存在。如果你投向生命过程,而非身体过程、头脑过程,如果你不过分认同于你的身体过程以及头脑过程,如果你坐在这里,只是作为一个生命过程,你就不会错过这一点,就是说,你的生命过程没有边界,它无处不在。

精选导读

吃肉不道德吗?
灵性不是道德准则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video/circus-of-moralit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