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总是知道该做什么

在这部影片中,Sadhguru打破了对与错、大与小、重要以及不重要的观念,透露了他在任何情况下,都知道对自己以及周围的人,什么会行得通的关键。

不要试图从生命中创造公式、理念或意识形态。

没有任何东西能取代投入。

我只是告诉你,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那些追求开悟的人——放松点吧。

提问者:在我的人生中,不管是商业谈判,或甚至是婚姻,或甚至是育儿,或是职业选择——要怎么知道什么才行得通呢?

Sadhguru(萨古鲁):你结了婚,而你想知道什么可以行得通……(笑声)这么说吧,你得像神一样,做个沉默的伴侣,(笑)那么就行得通。(笑)就像神,不管任何人做什么,只要学着像神一样,别干涉任何事。每天早上,各种笨蛋都会告诉你今天该做什么,你只要听听就好,(轻笑)就跟神一样。(笑)这对婚姻有用。它可能在你的事业上行不通。

请明白,你误解了这件事,你试图把它变成某种价值体系。你试图把它变成你的哲学——“我只做行得通的事。”好吧,你发誓:“我只做行得通的事。”而现在你却不知道什么才行得通。(笑声)因为行之有效的不是来自誓言或戒律,它来自持续的观察以及你自身的进化,不是吗?喂?同样的事,你过去是怎么让它们行得通的,10年前你的做法何等笨拙,而今天同样的事情你可能轻松就办到了,不是吗?或者也许今天你做得很笨拙,而曾经却做得很好;不管是哪样,不论发生了哪种演变。

所以,什么行得通并不是某种公式,去知道在生命的所有层面上什么是行之有效的,是一个人的进化。这真的就好像,我是说,你在寻求自助书籍。不,我不是自助书籍——做行得通的事,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有什么问题?但做行不通的事有什么意义呢?喂?我不是在跟你说,你只该做行得通的事——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就你的生命而言,因为它是一段有限的时间,去做行不通的事有什么意义呢?不是吗?它要么该对你有用,要么该对你周围的人有用。要是它对你和你周围的人都没用,那么去做那件该死的事有什么意义?

有这么一个故事,士兵们,美国士兵们正要去休假,其中一个人跟另一个人说:“你知道史蒂夫的老婆吗?她读了《三剑客》,结果生了三胞胎。”他说:“天哪!我老婆正在读《一个国家的诞生》!我该怎么办?”(笑)事情不是这样运作的。(笑)所以,别把这变成某种伦理或是哲学——“我只做行得通的事!”即使是对一件最小的事,要知道什么行得通都需要很多功夫,不是吗?喂?

去做一件最小的事,比如击球,或是将球踢得正中目标,你知道那需要下多少功夫吗?某人能把球踢到任何他想要的地方,哇!全世界都崇拜他。只不过是因为他踢了个球!是不是?因为人们了解那要付出什么。没有人是因为他踢了个球而崇拜他,而是因为人们看得出其中投入了什么,嗯?不是吗?人们可以看得出要能把球踢得像他那样,需要付出什么,其中投入了什么,是不是投入了生命。

所以,别从所有事中都创造哲学和伦理。或者,别给自己下戒律:“我只做行得通的事!”这是个好戒律,只不过现在你并不知道什么行得通。(笑)所以……(笑)不,不,你需要有意识,然后全情投入于每一件事。你只需要学会这点:你不去决定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

就在我来到新德里之前,我参加了拯救河流行动的委员会会议。CII,也就是印度工业联盟,他们的董事会也参与了拯救河流行动的委员会,因为他们在研究如何参与,因为慢慢地人们理解到这个行动所扩展的层面之广。每个人都在努力参与其中,我们有一个卓越的委员会:有世界自然基金会首席执行官、最顶尖的水资源专家、以及来自农民生产者组织最顶尖的人,我们有一位来自最高法院的法官,可以说是一个极为杰出的委员会。

在讨论“高韦里河的呼救”项目时,针对每个问题,尤其是某些专家所提出的,他们问着,而我轻松地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他们说:“萨古鲁,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我说从我的童年开始,我就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不带任何目的;我就单纯地游荡在丛林中、在森林里、在河里……但我全神贯注,对每一株植物、每一只昆虫、空气、湿气、各种创造以及每一件事。原本毫无目的的游荡,如今却成了任何书上都没有的令人惊叹的知识。这是第一次,有人以全面的方式去谈论,而不是引用教科书。这只不过是一个孩童、一个年轻人的毫无目的的游荡,只是四处游荡不带任何目的。所以就算是没有目的,缺乏注意力你也是无法生存的,不是吗?喂?

所以,只要做这一件事:停止区分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要是你能对每一件事都投入相同程度的全然关注,你会发现,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事是非常自然的过程。但要是你已经决定了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你要如何进化到知道做什么是恰当的呢?半个世界已经被放弃了,因为被认定为不重要。你只会关注……甚至只在某人对你有某种用处时,你才正眼看他们。不,我全然地看待每一个人,每一个生命,每一件事,每颗小石头,发生在地球上、在环境中的每个片刻,一切一切,不是作为一种研究,只因为我有双眼。

今天他们说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我只是笑着说:“瞧,我那时只不过是毫无目的地游荡,每个人都觉得我只是个流浪汉。而现在,这毫无目的的游荡正在获得大大的回报。”(笑)因为重点不在于你到底在做什么事,小事还是大事,要是你全然地投入,全然地,你就会发现,你将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事。

你试图在这里毫无投入地活着,这就是为何你有道德观、有理念、有意识形态、有价值观、有伦理、有戒律,因为你想不带投入地活在这里。你想要一个现成的公式——“什么是该做的事?”“你不应该,你不应该,你不应该……”天下太平了吗?我倒是问?每个去上学的小孩都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事——这有用吗?这是行不通的,因为你认为有某种东西可以取代投入。投入是无可替代的。没有投入就没有生命。

所以,不要试图从生命中创造公式、理念或意识形态。生命所需要的只是全然的投入,毫无保留的投入,不去区分谁是谁,什么是什么,只是全然投入于此刻你所接触的每一件事。要是你做了这件事,那么,根据你的聪慧程度,你知道的,自然也要让步。有了这些,你就会知道做什么是最好的,当然是就你的角度而言。

你看,现在,要是你带来一个有一定能力的人,他可能在特定情况下做一些事,但是那对你来说却不是该做的事,不是吗?你必须知道在特定情况下对你而言,什么是恰当的事。你未必做得到他所做的事,但你必须能够尽你所能去做你能做到的事,那就是你人生中该做的事,你不用做得像别人一样。

所以,一旦你定下什么才是该做的事,那就会是问题所在。不!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投入——投入是无可替代的。没有投入就没有生命。让2019年成为一个全然投入的生命,因为要是你想体验这个生命,就需要投入。接下来几个月,不管你做什么,你都会全然投入地去做吗?

参加者:会。(鼓掌)

Sadhguru(萨古鲁):你看,我真的是一个很和善的古鲁,好吗?我真的是很和善的古鲁,因为我并没有告诉你:“这就是该做的事!”每个过来的人都想告诉你:“这就是该做的事!”而我只是告诉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把它做好。而没有投入是不可能把它做好的,不是吗?不管小事还是大事,你都会全然投入地去做吗?你早上怎么起床——全然投入;你怎么刷牙——全然投入;你怎么拉屎——全然投入;你怎么吃——全然投入;你怎么做Shambhavi(香巴维)——全然投入。

参加者:好。(鼓掌)

Sadhguru(萨古鲁):你做的每一件事,不要去区分什么是小事,什么是大事。当我说拉屎,你就嘻嘻嘻……(笑声)好,那就别拉屎!(笑声)要是你觉得那不重要,或是很脏,你就不该去做!我是在说,别去区分什么是污秽的,什么是神圣的。这就是关键所在,因为投入也意味着不带偏见的包容。一旦你说这是神圣的,这是污秽的,你能对污秽投入吗?喂?你会便秘,是的,那么任何事都行不通。(笑)

所以让2019年成为全然投入的一年,无差别的投入,不是无差别的行动,而是无差别的投入。你能看待一株杂草,一株野外的杂草,就像你看待自己的小孩一样投入吗?你所需要做的就这么多:只要带进这种投入,无偏见的、全然的投入。你会看到,生命会以美好的方式绽放。2019年你必须绽放。那些追求开悟的人(笑声),放松点吧,仅仅去投入于任何你正在做的事,生命将会以美好的方式发生。

精选导读

20岁时该做什么?

我该如何处理生活中的大事儿?

原文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x8BKV3wp0k&vl=en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society/how-to-always-know-what-to-do-sadhgur/

(5)
上一篇 2月 9, 2023 6:46 上午
下一篇 2月 10, 2023 10:04 上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