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描述他的母亲

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爱多伟大的表达,这样那样的,那是种理所当然的关系。我们理所当然地对她最重要。

点击观看视频

Sadhguru(萨古鲁):我觉得没有什么……对爱多伟大的表达,这样那样的,那是种理所当然的关系。我们理所当然地对她最重要。(笑声)所以我们从来没想过:“噢,她爱我们,她照顾我们,”这些想法从来没有过,就像,这就是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在她生命中重要的就是我们。她给了我们那样的保护,我觉得在那些时期这给了我们极大的影响。

就像我已经说过很多次的,她……她在家里用双手制作了所有东西,从烹饪到刺绣,缝制布帘,缝制各种东西,一切都是她的作品。她的作品遍布家中。不言不语,遍布家中。我记得当我们外出去其它地方时,在每一个枕套上,每一个床单上,所有东西上总有刺绣,你知道么。她都绣上了东西。如果我们外出去什么地方,睡前她看见枕套是纯白的,她会说:“孩子们怎么能睡在空白的枕套上。”五分钟内她就会绣上一只小鹦鹉。

我清楚记得那些绿色的鹦鹉,因为看着那只该死的鹦鹉,我就这样睡着了。(掌声)我……那些鹦鹉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或是一朵五个瓣的小花,过去,你知道那些……什么来的……我忘了那些花的名字。过去Anchor的线,Anchor品牌的线,过去像这样的(姿势)……如果你用它缝东西,比方说在一个地方是粉色的,在另一个地方就是带一点红色的,你知道么。你缝的时候,就出现了。我确信现在应该还有这些东西,但我……很久没见过了。

我看着那朵五个瓣的花就那么睡过去了。它大部分是粉色的,三个瓣是粉色的,两个瓣是微红的,我脑子里就想,“这玩意儿为什么是这样的?为什么……”(笑声)你知道这些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说的是我大概四、五岁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在一起的那两瓣是红色的,其他三瓣是粉色的。我见过那个线,我见过,你知道么,缝出来的东西。我看线的样式时,它不应该是离得这么近的,我脑子里……(笑声)

所有这些一件一件的小事中……她做的饭牢牢拴住了我们。无论我们去哪,甚至是我们被带去参加婚礼或聚会,无论什么,我们在那假装吃着,然后回到家,再好好吃一顿。(笑声)因为没有什么能替代她做的饭,就是这样。我不知道,这不是什么表现明显的爱的关系。它就是始终存在着。你不能想象没有她的生活,就是这样。它就在那,始终如一,从不缺席。

我想今天,由于经济原因,女性选择走出家门。我不是在评论这个,但对于一个孩子……当孩子回到家,家里没人,他自己开门,进去,吃点冷的食物,然后坐在那里,这就是大多数西方国家孩子的命运。不幸的是,这也正成为大多数印度城镇孩子的命运。光是那样,当你回到家,她拿下你的书包,询问你发生的事,她……你想要穿着鞋跑进去,而她拽掉你的鞋。这些都不是简单的行为。这些都是转化生命的行为,你知道吗?这些是真正的转化生命的行为。

我想在许多、许多、许多方面——我的另一维度有所不同——但作为一个人,我觉得她无声无息地大大影响了我。不用说什么话,没有教导,没有劝导。我父亲总是试图劝服我,告诉我这个、这个、这个,你必须像这样,否则你就会变成那样。没有一件留在我头脑里。(笑声)但她不言不语,悄无声息地做着一切,我认为她可以说是极大、极大地影响了我。

精选导读

萨古鲁母亲节寄语
每一天都是母亲节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video/sadhgurus-sharing-about-his-mother/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