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开启一场直击“生命目的”的旅程。发现如生命本身般质朴而灿烂的视角。品尝不受既定目标约束,而只是自由绽放地活着的喜悦。你准备好了吗?

提问人:我想问您一个困扰我多年的问题:生命的目的是什么?

Sadhguru(萨古鲁):你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现在你在问生命的目的是什么?这让我想起下面这个故事。

曾经有一个来自君士坦丁堡,或如今的伊斯坦布尔的希腊东正教主教。基督教的这一分支有他们自己独特的练习。这个地处亚欧之间的地方,常常传来来自印度,甚至中国的有关魔法、神秘主义和灵性进程的神秘故事。这个主教非常渴望拜访印度,去见见真正的神秘家或瑜伽士。

在他六十多岁时,他终于有了去印度的机会。他到了南印度,找到合适的向导,表达了他想见真正的在世神秘家的渴望。那个向导指给他一座特殊的山,告诉他如果他爬上山,就会找到一个山洞,那里住着一位真正的瑜伽士。向导向主教保证这个瑜伽士就是他要找的人,这个山洞就是他要拜访的地方。

我们的主教上了山。大山总有办法让人现出原形。在山里,欺骗是行不通的。不像城市,你可以轻松从一栋楼到另一栋楼,大山则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展现生命。这个人显然不适应山地。他艰难行进,气喘吁吁,终于到了目的地。

山洞前坐着一位瑜伽士,全然沉浸在喜乐之中。主教见到他时,想起人们在瑜伽士面前必须要行匍匐礼。但他可做不了这个;这些年他长了太多体重。他非常艰难地趴下,擦伤了膝盖,然后站了起来。听到这一系列动静,瑜伽士睁开眼笑了。

主教抓住机会提问:“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瑜伽士大笑着回应,示意他继续。“什么是生命?”,主教问到。瑜伽士带着极致的喜悦,将生命比作“随着一阵轻柔的春风而来的茉莉的芬芳。”主教回答说:“我的老师告诉我生命就像一根刺。一旦它进入你,无论你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都会疼。”瑜伽士笑着回答:“那是他的生命。”

如果存在一个目的,你找到它并达成了,之后你要做什么呢?人们不断地设定毫无意义的目标。有的人相信某件事是目标,而有的人则认为是其他事。每个人都有自己被误导的使命。每个人的生活都变得混乱,因为每个个体都有他们自己的使命。我在论坛上讲话的时候,比如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人们经常问我:“萨古鲁,您的讯息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我没有任何讯息。”这就是问题所在:所有80亿人都有他们自己被误导的讯息。

只是倾听生命;生命有它的讯息。如果每个人都倾听那个讯息,就不会有冲突。但如果我有一个讯息,你有另一个讯息,而其他人又有别的讯息,冲突就发生了。我们不同的信仰和想法难道还没制造大量的冲突吗?你们为什么在头脑中编造东西?思考意味着你在头脑里捏造事物。相反,你需要体验生命。

因为你仍是一个狩猎者和收集者,这意味着文明的缺失,你想要积累东西。在早期,人们在森林游荡,获取食物。如今,他们去商场收集东西,或去学校和大学收集知识。从这个意义上讲,人们仍是狩猎者和收集者,认为通过获取更多,他们就会变得更好,而这是一种误解。

什么是生命的目的?如果我说生命的目的是倒挂在屋顶,你会这样做吗?这很荒谬。如果我讲了一个让你信以为真的故事,突然间那就成了你生命的目的。如果不相信它的人来了,自然就会产生冲突。这在全世界都在发生。人们的思考方式不同,信仰不同,导致了无休止的冲突。这不只是从战争的角度来看,个体间的互动也是如此。

冲突存在于各个层面。家庭中的冲突比像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间的冲突还多。兄弟之间、夫妻之间、亲子之间,都有冲突;只是他们没有核武器罢了。否则,如果他们有一个按钮,都不知道按了多少次。这是唯一的安全之处。

你五六岁的时候,活着就够了。但现在,一路上慢慢变得沉重,所以你会问生命的目的是什么。下一个问题就是,生存或是死亡。而这只是因为,你没有为变得自然喜乐做必要的投入。如果你喜乐,你还会在乎目的吗?生命没有目的。你只是这个星球上小小的昙花一现。你出现又消失。

在你我到来之前,无数人出现,又消失。他们现在全都是表层土壤了。你和我也都会变成表层土壤,而其他人将从上面走过。他们丝毫不会想起你我。一千年以后,一万年以后,你觉得会有人想起你我吗?我们就只是表层土壤。可能这是大多数人做的最有益环境的事:成为好的肥料。

如果你没有足够深入地探究生命的目的,你就总会想知道你为什么活着。然后你可能制造些东西,并声称它们就是“天赋使命。”那些自以为拥有天赋使命的人干了最可怕的事。不论何时有人声称“上帝对我说”,那你几乎可以准备好会有一些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你思考生命的目的,只是因为你没有足够深入地探究生命的过程。如果你投入得足够深,你不会需要什么目的;它就是令人振奋的。

你在生命中体验喜悦、幸福、爱和狂喜,但这些稍纵即逝;它们并不持久。你狂喜的那一刻,你还会在乎生命的目的吗?只有生活变得沉重时,你才会问生命的目的是什么。你可以制造一个目的;你可以在头脑中创造生命的意义。这个意义只是人类心理空间中的一个问题。没有其他生物在思考意义,树、云,以及地球都不会盘算意义;它们都只是随着生命律动就好了。

如果你在随着生命律动,你不会关心找寻一个意义。因为你成了一个受制的生命,你才在问它的意义是什么。并没有意义;生命本身就是目的。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magazine/forest-flower/2024/1/whats-the-real-purpose-of-life--sadhguru-sheds-light.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mental/whats-the-real-purpose-of-life-sadhguru-sheds-light/

(25)
上一篇 19 6 月, 2024 6:44 下午
下一篇 25 6 月, 2024 10:09 下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