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在镜子里看什么?

本文节选自上周《神秘家对话》中萨古鲁回答演员Siddharth提出的问题。他也补充了他关于美与自我形象的洞见。

萨古鲁在镜子里看什么?

Sadhguru(萨古鲁):我的生活变得这样——我总是在与人接触。不管我在哪里,以很多种方式,我会触碰他们。很难说清并理解这点。因为如此, 我不得不每天洗澡三到四次。有时一天三到四次,多到五次,但也取决于活动多少,最少必须两次——不是为了冲刷掉别人,只是这成了一种必要。我也许不是用手去触碰人,但与人建立能量连接是我基本的工作。确实会粘附上不同人的不同方面,所以洗澡变成必需的。洗澡后我还需要看镜子吗?不。我每天看起来都是一样的。大多数男人多少都有须毛需要修剪,让它们保持某种样子,而我每天看着都一样。我只需要理理我的胡须,而这不需要镜子。我知道它在哪里,这就够了。我可以把它完全打乱,然后不用镜子也能处理好它。镜子在我生活中不是很重要,因为我的样子是一成不变的。我的样子不会改变。只要我闭上眼睛一会儿,感觉一下,我就知道自己看起来如何。我是否发光取决于这。如果不行,我只需要再闭上眼睛几秒钟,就可以了。

如果你是狂喜的,每个触碰到你的人,都会以某种方式开始体验到那种狂喜。

最该问的问题是,你是要看起来好还是活得好?你的内在感觉多美,比你看起来多美更为重要。如果你真的感觉很美妙,你身边的每个人都会感到美妙。如果你是狂喜的,每一个触碰到你的人,都会以某种方式开始体验到那种狂喜。你有没有注意到一张快乐的脸总是美丽的?一张喜悦的脸总是闪耀的。如果你看起来好,也许你是一件艺术品,但仅此而已。雕塑可能很好看,艺术品可能很好看,任何东西都是如此——我不是说好看是一件坏事。我要说的只是,你在生命中投入多少时间在形象上,清晰地表明了你的内在状态。因为如果你的内在有某种内涵,看起来好就不会那么重要。这并不是说我一点都不关注形象,显然我是关注的。重要的是,对于看起来好和真的好,你分别给予多少时间和关注。也许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形象不抱希望,所以才提出这一套理念。你只能接受你所拥有的。当然,有医生能修补形象,但它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所以,我现在就是这样。

萨古鲁在镜子里看什么?

你看到现在很多人总是手不离发。这只是因为内在没有足够的实质性东西。如果你在你之内创造足够的内涵,你的头发是像这样还是那样竖着并不重要;人们还是会因为你的内在本质而爱你。不管你是想作为一个演员还是其他什么来影响世界,那种影响会因你的投入和内涵而发生,而不只是因为你的头发。

美丽和英俊是智慧、投入、品格、性格、举止、姿态、风度、爱、喜悦、健康、平静、活力,当然还有身体某些部分的形状和长相集合而成的。所有这些你都可以靠自己达成,只有最后一项,你需要基因或者塑料的帮忙。愿你不被某种美的定义禁锢,而是让所有看到你的人为你驻足。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us/en/wisdom/sadhguru-spot/what-does-sadhguru-see-in-the-mirror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man/what-does-sadhguru-see-in-the-mirror/

(30)
上一篇 12月 17, 2019 12:54 下午
下一篇 12月 18, 2019 8:18 上午

相关推荐

  • “萨古鲁,你喜欢什么生日礼物?”

    如果你关心庆祝我的生日,你必须明白,出生之日才是重要的,出生之日意味着生命的开始,如果你如此受生命的启发。因为我们有的只是生命!

    9月 4, 2020
  • 萨古鲁在哈佛大学:基因是如何困住你的?

    与哈佛医学院麻醉学教授Emery Brown以及康奈尔医学院神经学和神经科学教授Nicholas Schiff的一次谈话中,萨古鲁揭示了基因记忆如何成为你体验生命的一个巨大限制。

    9月 19, 2022
  • 开启会如何影响到萨古鲁?

    萨古鲁将他进行的圣化和由他传输的开启进行了区分。他解释说,如果一个空间不是有利的,或者在某一个圣化的过程中人们没有必要的纪律,可能在能量和身体层面上对他造成影响。

    5月 12, 2020
  • 冒险与灵性【多图】

    Sadhguru 告诉我们, 一个灵性过程与对生活的无限热情并无不同。

    9月 22, 2018
  • 古鲁不是老师,不需要任何知识

    要做老师你必须有些知识,不是吗?做古鲁不需要任何知识。你没有任何知识,但是你有眼睛能看,仅此而已。

    10月 15, 2020
  • 古鲁无需身临现场

    我告诉你,没有音频、视频、什么都没有——我们依然可以为人做开启,如果你愿意就那么坐着。

    10月 21, 202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