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头脑还是跟随心?丨视频

当内心说东,头脑说西的时候,该如何做决定?萨古鲁分享了他的见解。

点击观看视频

当内心说东,头脑说西的时候,该如何做决定?萨古鲁分享了他的见解。

心没有尝试说任何东西。它只是在尝试确保身体每个部位都得到血液滋养,所以,是你的大脑在说着不同的话。

在你把生命投入到某件事之前,你必须看看,如果我今天对此投入生命,25年后,这对我来说还很有意义吗?50年后,这对我来说还很有意义吗?在生命的尽头,如果我回头看,我会为此感到自豪,还是会为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感到羞愧?

主持人:萨古鲁,您好。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其实跟我自己有关,我是……今年是我读工程专业的最后一年,所以我现在必须做一个很大的决定。有人告诉我,如果我跟随内心做决定,我就会有成功的人生。但这里有一个问题,问题是我不知道哪一个想法来自我的内心,哪一个想法来自我的头脑?我如何能够弄清楚哪一个想法来自我内心,哪一个想法来自我头脑?

Sadhguru(萨古鲁):心只发出两种声音,Lub dub声。除非这里的女孩在扰乱它,它会变得有点疯狂,不然它只发岀两种声音,其余的杂音全都来自你的头脑。这个想法,有些东西来自内心,有些东西来自头脑,这个想法是一种隐喻,可惜的是很多人都从字面上理解了。

曾几何时,在世上很多地方,尤其是在阿拉伯,阿拉伯的医学界相信,血液是由肝脏输出的。你可能听说过,乌尔都语中关于kaleja(意指肝脏)的说法,你知道吗?听说过吗?因为他们相信血液是从肝脏输出的,因为肝脏是一个比心脏复杂得多的器官。心脏是一个简单的泵,所以,除了让它输送血液并维持你的生命之外,不要再给它更多的责任,除非这里有人弄碎它(指心碎)。

所以,关于“工程专业的最后一年”,我想让你改变这种说法,因为从前……我可以说个笑话吗?可以吗?你对这个挺认真的,所以我问。从前,一位非常著名的科学家参加一个晚宴,他没有隆重地着装,他看上去很普通。所以那位女士,你知道的,坐在他旁边并没有怎么留意他。她不知道他是谁,过了一会儿,出于礼貌,开始跟他闲聊,“可以告诉我你做什么的吗?”他说:“我研究科学的。”她说:“哦,那个我在十年级的时侯就学完了。”(笑)

所以你不会去,你知道,这不是你工程学的最后一年,可能是你读工程课程的最后一年,但不是工程学的最后一年,因为如果你一生都在学习工程,当过了一百年你要死的时候,好吗?我没有把它提前。

主持人:我也希望。

Sadhguru(萨古鲁):之后……一百年后当你要死的时侯,你仍然会认为,如果你在不断地学习,你会依然认为你对工程所知甚少。凭着那一点点的认知,很多事情发生了,那是另一回事,因此,不要把这当作你工程学的最后一年。我知道课程可能即将结束,但不要把这当作你工程学的最后的一年,好吗?

所以,工程,工程本质上的意思是让事情按照我们所想要的方式发生,对吧?当我们说这座建筑设计制造得很好——我没有说它是——如果我们说这座建筑设计建造得很好,或者汽车设计精良,意思即是它以我们想要的方式运作,对吧?在这个星球上所有被构建的东西中,在许多被构建的东西中,树是一个美妙的工程,甚至一座山都是很棒的工程。因为它屹立了一百万年,这代表它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构建工程,不是吗?是吧?

一件屹立了一百万年的东西肯定是设计精良的。在这一切当中,最精良的构建成品就是人体机制,不是吗?哈喽?所有工程制品中最复杂的。由于它是一个精良的工程品,它需要一定程度的专注,否则你会摸不透它。既然现在我们给了你这个高科技的成品,我问你,你读过使用说明书吗?

主持人:我想应该没有说明书吧,对吗?

Sadhguru(萨古鲁):他们怎么可以制造出如此出色的成品却没有说明书?可能你出生时脖子上没有挂着小册子,但指引肯定是有的,不是吗,怎么用它,嗯?某些运动员或者是体操运动员,诸如此类的人,比很多非运动员更懂得使用他们的身体,对吧?很明显,至少身体物理构造这一方面,他们似乎看了说明书有关身体的部分,某些人比别人更能善用他们的头脑,对吧?也许他们看了说明书的另一部分。

所以现在,这个内心说明书和大脑说明书……你看,问题是,大部分人对大脑都有偏见。经常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萨古鲁,我想冥想,但总是有念头冒出来。”这是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我问他们:“我会让你冥想,我们会让肝脏停止运作,我们会让肾脏停止运作,我们会让心脏停止运作,我们会让所有一切都停下来,好吗?””嗯?不要呀,萨古鲁。”(笑)

你想让肝脏在冥想时运作,你想让肾脏运作,你甚至想让脾脏运作,你想让心脏运作,但出于某些原因你不想让大脑运作。这只是因为大脑是你在进化过程中得到的新工具,与其他器官相比,大脑发展到这一水平的时间更晚。如果解剖任何哺乳类动物,它们全部都有这些器官,不是吗?你有的每个部分,它们都有。就算你解剖一只青蛙,你们大部分人……你是生物系的吗?即使你解剖一只青蛙,几乎你有的所有东西,它都有,不是吗?只是……最大的区别只是大脑发展,那是较晚发生的。因为大脑发展是较晚发生的,大部分人都还未弄清怎么处理它。

所以说明书很重要。你不会在准备丢弃机器之前,才去看说明书。你会在前几天就看,不是吗?是吗?如果你买部手机,你会在前三天就要看使用说明书,还是在三年后你丢弃手机时才看呢?前三天,不是吗?所以,了解这个(指自己)如何运作很重要。心从未产生过任何想法或意图,虽然当你看着年轻女孩时心跳加快,这不代表它说了什么,它只是在试图抵消正在发生的其他程度的兴奋。

心没有尝试说什么,它只是在平衡,你需要更多的血,所以它泵得更用力。即使你跑着上楼,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对吧?当你堕入爱河,你会发生什么,一点点喘息,当你跑着上楼时,这也会在生理上发生,对不对?恐惧对很多人也会有同样效果。所以心不是在试着说什么,它只是试图确保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得到血液滋养。所以是你的大脑在说着不同的话,你的母语是什么?你的母语是什么?

主持人:阿萨姆语。

Sadhguru(萨古鲁):所以,因为你懂两三种语言,它有时候感到困惑,有时候它会说英语,有时候阿萨姆语,有时说别的语言,所以你以为不同的人在说话,心在说话,头脑在说话,不是的。人有思想,还有情感,人们认为这两者在说着不同的事情。它们不是在说不同的事情。你思考的方式就是你表达情感的方式,不是吗?

如果现在我认为,噢,她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人,我只需要这样想,我对她的情感就会变得甜蜜。现在我想她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人,现在我的情感就变得厌恶,是不是?我不能认为她很糟糕,却有甜蜜的情感;我不能认为她很美好,却又感到厌恶,不是吗?今天,我认为她是最美好的人,我的甜蜜在流淌,明天她突然做了我不喜欢的事情,我认为她很可恶。思想是敏捷的,它可以就这样改变方向,情感则有点迟钝,需要时间去拐弯。

所以在那段时间中,你会挣扎,就好像有两个维度的事在发生,因为思想一边往这样说,而情感依然在甜蜜中,因为它需要时间去变得可恶。每个人都会挣扎,但过一段时间它就会赶上,对吧?今天你想她很捧,甜蜜正在流淌,明天她做了你不喜欢的事,你认为她太糟糕了。头脑……思想明确地表示她很可恶,但情感在挣扎,因为它们不能迅速地转过来,它们需要时间转向。但一周,或十天,或两个月后,要看你投入地有多深,你投入有多深,一段时间后,情感会赶上思想,情感也说,是的,她太糟糕了,所以,对她差一点吧。它们不是在说不同的语言,一个敏捷,另一个转弯有点慢,所以它们看起来在说不同的语言。

关于你想做的事情,你必需想清楚,这很重要。想清楚的意思是……这问题不是“什么会让我得到这个,什么会让我得到那个?“你的生命对你来说珍贵吗?你们所有人,我在问,你的生命,对你来说宝贵吗?

参与者:是的。

Sadhguru(萨古鲁):所以,在你把生命投入到某件事之前,你必须看看,如果我今天对此投入生命,25年后,这对我还会很有意义吗?50年后,这对我还会很有意义吗?在生命的尽头,如果我回头看,我会为此感到自豪,还是会为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感到羞愧?别人说什么都没有关系,但你不应该做任何会让自己感到羞耻的事,不是吗?嗯?别人说再多都没有关系,每人都有看法,那是他们的事。但你不做会让自己感到羞耻的事,不是吗?不然,你就是在跟自己作对。

有人反对你,你可以离开他们,到别的地方去。如果你跟自己作对,你必须永远地跟它共处,这是所有你要考虑的。有些东西会给你带来金钱,有些东西会给你带来舒适,这不是重点,你选择去做的事,它会为你带来生命吗?当我说给你生命,你只是在维持生计吗,还是在试着去活出人生?这很重要。

谋生不是一个问题,蠕虫、昆虫、鸟、动物,它们都在为自己谋生,不是吗?它们甚至从中活出生命,但它们肯定也在谋生计。所以谋生有这么大的脑袋,这不应该是个问题,解决三餐不是问题,谋生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你想像别人一样生活。那是一个没完没了的问题。“我想生活”不是问题,“我想像你一样生活”这便是问题。

所以这很重要,如果你珍视自己的生命,你必须确保你从中活出灿烂的生命,嗯?朝着那个方向的,不管是什么你都应该去做。但当你在同辈的压力下,有人说:“我要去美国。”有人说:“我要在政府机构工作。”有人说:“我在做这个。”所以有一件事,你们所有人在做出人生重大决定之前都应该做的一件事情是,从来自同辈、教授、父母等的压力中抽离出来,只是独处三天到一星期的时间,好好想想,你真正想做的是什么?不受他人压力的影响,这辈子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别人怎样想都没有关系。 

精选导读

让我们的头脑为我们的生命服务是非常重要的

原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yoga/should-we-take-decisions-from-the-heart-or-from-the-mind/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