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失去自我,你就是个迷失者

萨古鲁纠正了一个常见的的误解——灵性是为了找到自我。事实上,正好相反。

如果你不失去自我,你就是个迷失者

萨古鲁纠正了一个常见的的误解——灵性是为了找到自我。事实上,正好相反。

Sadhguru(萨古鲁):“探寻”这个词容易在人们的头脑里产生错误的观念。当我们说“探寻”时,意味着我们在试图找到。探寻和找到在语言上是相关联的。但当涉及到灵性过程时,它们并无关联。探寻者不是在试图找到任何东西——尤其不是任何特定的东西。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探寻。对大部分的灵性探寻者来说,需要有这个根本的更正。

人们觉得必须找到生命的意义、源头或者生命的目标,这样的想法或观念已经给灵性探寻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让他们陷入一个空虚又无止境的过程。无知之人不断地驱使着灵性探寻者以某种方式找到自己。也许在这条路上起步,需要一个果子来吸引你,因为只有诱惑对你奏效——所以需要设个东西。然而灵性不是为了找到自己,它是为了失去自己。你愿意失去你称之为“我自己”的一切。

终极的消融

如果一个人能够只是坐着,在冥想中忘我,那就太好了。如果这样的事情不太可能发生,就去玩一场游戏或者跳舞,让自己消融其中。如果还做不到,那就让自己消融在工作里。做什么都无所谓,先学会用一种方式来消融自我。

如果你试图找到自己,你将会陷入一个无止境的过程。人类总是不断渴求成为比现在的自己多一点点。如果他只知道钱,他就想要多一点钱;如果知道权力,(就想要)多一点权力;如果他知道爱,(就想要)多一点爱。人的内在总有某种东西不满足于他所是的。无论你最懂哪种方式,你都在试图再多一点点,因为你内在的某种东西不喜欢边界,一直在寻找无限的体验。试想一下:如果你需要找到无限,你什么时候、花多长时间,在哪能找到它?这会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但是,你可以失去自己。这很容易,因为你是一个有限的存在。如果你完全失去自己,一切需要被找到的,就找到了。

生活中无论哪个方面,(失去自我)都需要在“开启”状态:通过你的工作、活动和其它很多事情,看看怎样失去自我,而不是怎样建立自我。一个自认为已经以某种方式建立了自我的人是迷失的人。当你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稳固时,你自然会变得越没有安全感。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你的生活变得越有序时,你就会变得越没有安全感?当你小时候一无所有时,你过得挺好的。然后,年轻时,即使你什么都没有,你仍可以穿着破牛仔裤四处晃悠,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但随着生活变得越来越有秩序,你拥有了更多的东西,有了家庭、孩子、银行存款、财产,你会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大多数人总是在努力变得了不起。看看这身体的构造方式,看看它的巧妙——无论你给身体什么,无论是香蕉、苹果还是花生,身体都会把它变成它想要的东西。给它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它都只会造出一个人。它拥有如此的智慧和独创性,现在却困住了你自己。肉体是一种可能性,也是一个陷阱。只有当你能自由出入时,你才能称这里为家。如果你进了自己的房子,却出不来,那就是监狱。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事情。

内在工作

如果你努力失去自我,不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就不再会困在房子里。你开始运作和稍微体验到一些超越这个(肉体)层面的东西。慢慢地,当这个家的围墙变得越来越疏松多孔,你就有可能超越肉体。但如果你要失去自我,那一定是内在的工作。如果我试图在你身上戳个洞,会很疼,我可能还会陷入麻烦。所以它必须是内在工作——有外援,但必须是内在的工作。

如果你想失去自我,最根本的东西是你的好恶。其它的一切都基于此。大多数人的个性只是建立在他们喜欢什么和讨厌什么的基础上。我在美国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人们说,“我是一个喜欢喝咖啡的人”,“我是一个喜欢喝绿茶的人”,“我是一个喜欢喝啤酒的人”。本质上,你的个性就是你的好恶。如果你喜欢某样东西,它会在你头脑中被正面夸大。如果你不喜欢某个东西,它就会被负面地夸大。

一旦你开始了这个过程,如果你内在有一丝夸张的感觉,我们会说你有个性。如果你有强烈的好恶感,我们会说你有很强的个性。如果你有极端的好恶感,我们会说你是一个暴君。如果你的好恶达到了不正常的级别,我们会说你疯了。但即使你迈出了第一步,你也得知道你是疯子——只是不够强烈,没被发现,但你是深藏不露的疯子!你开始了这个过程。也许你会用一生去设法调节和控制它,也许你会失去对它的控制,这取决于生活抛给你什么。

试试这个简单的练习

我想让你试试这个简单的练习。找三件你喜欢的和三件你讨厌的东西。也许你讨厌的东西是人——不要把他们弄过来!拿到他们的照片。现在看看,你喜欢的东西,如果你想,你可以讨厌它。你讨厌的东西,如果你愿意,你实际上可以喜欢它们。唯一需要的就是夸张。你可以把喜欢的换成讨厌的,讨厌的换成喜欢的。但你会再次回到同样的状态——只是你喜欢上了不同的东西,讨厌上了不同的东西而已。

做这样一个实验,因为这一点非常重要,你可以了解你所有的好恶都不是真实的。你只是在头脑里编造,“我喜欢这个,我讨厌这个。”即使是毒药,只要你喜欢,味道也是不错的!这样做几次——今天你喜欢这个,明天你就不喜欢它。你喜欢的东西,讨厌它一天,你讨厌的东西,喜欢它一天。继续切换。一段时间后,你就知道你一直在玩一个愚蠢的游戏,并且毁了自己。不要这样对自己。

你是想一辈子在头脑里演你那愚蠢的戏剧,还是想了解这个生命并体验它,或者至少被这生命所触动。这就是生命存在的原因,让它充满力量地发生,绽放出全然的可能性。生命不是为了让你演你自己的戏剧。这不是你的舞台。这份造物是给造物之源尽情舞动的舞台。生命让你有点自由去做点小动作,但不要开始认为这些都是真的,还哭得死去活来。这不是你的戏剧。单纯地允许这出宇宙的戏剧触动你——这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精选导读

对生命敏感,而不是对自我敏感
如果你没有自我,太棒了!

原文链接:isha.sadhguru.org/in/en/wisdom/article/dont-lose-youre-lost-case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shayoga.net/life/dont-lose-youre-lost-cas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